CNET科技行者

网站导航

人工智能正在改变传统教育|以后学生们在学校见到的很可能是“假”老师

在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阿肖克·戈埃尔(Ashok Goel)教授的人工智能课堂上,有一位新来的教学助理吉尔·沃森(Jill Watson),负责给学生下发作业以及上交作业的截止日期等信息,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她的问答反应往往简短且有教育意义,而直到这学期结束后,班上的学生们才知道吉尔实际上根本不能称之为“她”,更不能称其为一个人。

吉尔是戈埃尔教授创造的一个聊天机器人,他希望用这个机器人来帮助他减轻他的另外八个人类助教的负担。

戈埃尔向Digital Trends网站表示:“我们认为,如果一个AI助教可以不假思索地自动回答学生的一些常规问题(这些问题通常有着清晰明确的答案),那么(人类)教育工作者就可以专注于让学生思考更多开放式问题了。后来我们受到鼓舞,希望能实现构建拟人化的AI助教这一目标,使学生们无法轻易区分出人类助教和AI助教。如今,我们对于构建一些可以增强学生参与度、专注力、表达力和学习能力的AI助教很感兴趣。”

AI会逐渐改变教育工作的“面貌”和“职责”

AI正很快地融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戈埃尔教授班上的学生一样,我们并不一定总能意识到自己已经融入其中。不过,随着这些系统逐渐走进教师课堂,未来几年AI对教育的影响将越来越清晰。

 “机器人教授”|人工智能颠覆传统教育

正如电脑和互联网的发展一样,AI会逐渐改变教育工作的面貌和职责——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做。而许多机器人将代替老师教授学生,智能系统将会下发通知,辅导功课以及批改作业。与此同时,随着就业市场上数以百万计的岗位已经由机器自动化取代,课程本身也将从根本上改变,教育学生更好地应对这样的就业市场。

人工智能教育(简称AIEd)听起来像是来自遥远未来的事情,但实际上,它已经是一个学者和企业所感兴趣的主题。在过去的几年中,基于AI技术的益智类玩具已大量涌入市场,其中许多产品已通过了Kickstarter和Indiegogo等众筹平台,而且众筹收益往往超过了他们的财务目标。

例如,爱因斯坦(Einstein)教授会通过滑稽的面部表情和一个有着德国腔的机器人教孩子们科学知识。由汉森机器人开发、IBM Watson和微软小冰(Xiaobing)智能聊天机器人提供支持,该公司在Kickstarter众筹活动中筹集了近11.3万美元。与此同时,初创企业Elemental Path推出了一组名为CogniToys的智能教育恐龙,它们可以用来玩游戏、持续对话、帮助孩子学习如何拼写。这组恐龙在2015年的Kickstarter众筹活动中赢得了高达27.5万美元的支持。

Elemental Path公司课程和体验部门主管丹尼·弗里德曼(Danny Friedman)表示:“对基于AI技术的教育类玩具而言,大事件即将出现。我预测它们将作为一种补充性学习工具出现在每一间教室里,它们不仅能够集成到老师的课程中,而且还可以连接在校学生的个性化数据,例如学生偏爱的学习方法及其感兴趣的领域等。我还预测它们会出现在每一个家庭中,不仅可以为人们解答问题,还有助于逐渐对其灌输亲社会互动。AI玩具将和手机一样在人们的家中无处不在。”

除了“机器人教授”,你还会多一个亲密的“学习伙伴”

学生与AI的交互将会通过学校系统随着他/她的毕业不断增加。教育类AI玩具将会由那些负责识别用户学科弱点,并通过额外训练帮助其克服弱点的家庭教师取代。

老师将摆脱一直以来单调乏味的科学社会研究类主题的试卷批改工作。对于那些用信息量大且可理解的语言编写的复杂数学方程式和问题,Wolfram Alpha之类的系统现已可以做出解答。将这样的一个引擎集成到一个自动化评分系统,将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尤其对定量问题而言,更是福音。教育者们也会因此欢欣鼓舞,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加注重教师亲自教育的领域。

 “机器人教授”|人工智能颠覆传统教育

在最近有关人工智能和高等教育的世界经济论坛中,研究人员马克·道奇森(Mark Dodgson)——昆士兰大学商学院技术和创新管理中心主任和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副校长大卫·甘恩(David Gan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一提及教育与学习领域的人工智能,许多较为日常的学术工作(至少对讲师而言是有回报的)都可以自动化,如分级作业等。”

一旦学生进入到高中,她很可能会与皮尔逊(Pearson)报道中AIEd专家所说的“终身学习伙伴”一同成为新生。而在过去的9年多里,这个数字伙伴会一直在课堂上陪伴着她,帮助她做家庭作业,并学习与她相处。

这位学习伙伴(可能会以一个霸王龙机器人的形象出现,或者很有可能是另一种更为微妙的东西,例如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自己偶尔甚至会充当学生的角色,让人类学生把自己学会的东西教授给它,同时也有助于加强巩固她自己的知识。

这篇皮尔森报告的合著者兼开放大学教育科技学院讲师韦恩·霍姆斯(Wayne Holmes)向Digital Trends网站表示:“这位机器人同伴可以一直陪伴着这位学生,贯穿他/她的教育始终。在任何时候,它都可能会为学生提供建议,或是在他们遇到困难时建议或支持他们的工作。或者,它们也可以将情况汇报给老师,这样老师也可以为学生提供建议…其理念在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机器人学习伙伴可以构建出这个学生的档案,用以支持他们未来更深远的发展。”

不过,霍姆斯坚持道,这些数字化学习伙伴旨在为教师提供帮助而非取代他们。事实上,他希望教育工作者们都能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助手,以便使他们的工作更加轻松、更加高效。

他表示:“老师将拥有他们自己的陪伴机器人、他们自己的人工智能教学助理。”同时他又补充道,学生的机器人同伴和老师的AI助理“将互相交流,这样AI助教就会知道这个学生的档案情况,并与其互动。”

AI“干掉”人类教师?回答是No,“提供帮助”罢了

如果顺利,未来在大学里,AI将无处不在——教室里的助教,招生办公室里的助理,甚至还有AI学术顾问。今年,柏林技术大学雇佣了一个名为阿历克斯(Alex)的聊天机器人,帮助学生安排他们的课程表。

目前就读于柏林工业大学 ( TU Berlin )的博士生Thilo Michael表示:“我认为聊天机器人系统的优势在于信息的完整性和可用性。聊天机器人往往会试图将学生的问题转化为可搜索的查询语句,就像一位人类顾问,但它会立即获得所有可用的信息。相比之下,人类顾问则需要在不同的在线系统中进行搜索,而且甚至会提供出一份并不完整的信息。”事实上,该设计系统就是他硕士研究的一部分。

Michael强调称,该系统的设计目的并不在于取代人类。他说道:“系统能够回答有关目前现有学科和专业的务实性问题,但不能回答更广阔的层面上的问题。我觉得如果将这个系统用在与咨询的结合中,将会收获两全其美的效果。”

 “机器人教授”|人工智能颠覆传统教育

在传统的学习机构以外,AI还有潜力为更多的人提供教育。在发展中地区,教师往往少之又少,而一个强健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在拥有最少数量教育工作者、甚至在没有人类教师的情况下,用来教导学生。

XPrize基金会策划了一场月球探测器设计竞赛,以鼓励“彻底的突破,造福人类”。目前该基金会为其团队提供了1000万美元,开发最基本的学习应用,该应用能够取代老师,让孩子们在没有人类教师的情况下使用平板电脑自主学习。今年6月,XPrize从近200个团队中挑选了11个进入半决赛的团队,参加Global Learning竞赛。为了能够提供更加个性化、更加有活力的课堂,由AI技术作支持的系统很有可能会获胜。

不过,在教育领域完全实现人工智能之前,免不了要处理一些相关的伦理问题,霍姆斯及其同事们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首先,教育者将不得不考虑这些机器人所收集数据的隐私性和机密性,尤其是当这些数据归属于孩子时。例如,谁会拥有这些信息?谁可以获得或使用这些信息呢?

霍姆斯表示:“关于这个问题,虽然我们还没有什么明显的答案,但这是一个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而且,在抚养有着AIEd陪伴机器人的一代时,心理学家应该了解一下这些机器人对其发展的影响。例如,学生们是否会因此而变得越来越依赖于技术?如果系统发生故障或失常时,又会发生什么呢?这些相似的问题都很难回答,但为了未来我们最好的资源——人类下一代的思想,这些问题值得挑战。

<来源 :DIGITAL TRENDS;编译:科技行者>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