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ET科技行者

网站导航

这两位谷歌前员工创办AI公司,想搞定六大皮肤问题

印度约有11000名皮肤科医生——平均每10万人还不到1名,且世界化妆品皮肤病大会(World Congress of Cosmetic Dermatology)资料表明,大多数皮肤科医生都分布在地铁城市(70%),这个国家约有10-12%的人口或受到皮肤状况和皮肤病的困扰,或皮肤固有一种视觉特性。然而于人工智能来说,这是一个时机成熟的市场。

这正是两名谷歌的前员工在班加罗尔创办的Cureskin——一家深度学习创业公司——正在尝试的事情。Cureskin安卓版App(目前还没有iOS版)成功进入创业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2017年夏季名单。这一APP能够诊断六种常见的皮肤状况——丘疹、痤疮、疤痕、黑斑、色素沉着和黑眼圈——并提供治疗建议和方案。

我们与Cureskin公司创始人Guna Kakulapati和Ramakrishna R聊了聊,了解他们对这个刚刚一岁的创业公司的愿景,了解为什么深度学习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手段,以及他们的服务渠道中有什么。

Cureskin成立于2016年10月,当时Kakulapati离开了被AppLift收购的广告科技创业公司Bidstalk,而Ramakrishna则关闭了他的超级本地内容共享创业公司IWe。他们都有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背景:Kakulapati此前在亚马逊工作了六年,在谷歌工作了五年;而Ramakrishna在谷歌工作了将近十年。

Cureskin CTO Ramakrishna自述,“在谷歌,我们从事垃圾邮件检测和其他机器学习(ML)方面的工作。Guna还曾在他以前的广告科技公司从事机器学习方面的工作,那家公司使用基于机器学习的竞价优化。”Ramakrishna坦言,“我们想要在医疗方面做点什么,我们认为皮肤科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因此,两位创始人当时一拍即合,约在班加罗尔东南部郊外Koramangala的星巴克见面,那里是印度创业公司最集中的地区,也是Cureskin的起点

创业,都是从一个好的点子开始。在第一次迭代中,Cureskin开始成为一个纯粹的咨询平台。Ramakrishna说,“对于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东西是数据——绝大部分公开数据集都是围绕着癌症和皮肤癌的数据,我们对这些数据集尝试了我们的算法,并且能够实现皮肤科医生级别的准确程度。”皮肤癌检测在印度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用例,因为由于这里人群具备的黑色素带来的保护作用,这种病在这里并不普遍。

它是怎么工作的?

Cureskin应用程序的用户体验非常简单直接:你先拍一张脸部照片,然后该App会扫描照片,并找出皮肤问题,例如黑斑、痤疮疤痕,或者黑头粉刺。为了治疗这些皮肤问题,该App的聊天机器人会问你几个问题,然后根据回答的内容,提供了一个为期八周的护肤方案。它包括皮肤护理产品、Curskin内部皮肤科医生的双周检查、实时聊天支持、饮食和生活方式指导。

这两位谷歌前员工创办AI公司,想搞定六大皮肤问题

图:Cureskin App通过聊天机器人提供持续的服务

Cureskin首席执行官Kakulapati说,“我们想要建立一个结果驱动的东西。因为重点是,人们并不是想咨询或买药品,而是想要把皮肤状态调整好,想要治好自己。”Kakulapati补充道,“我们建立的是能够给出结果的东西,追踪这些结果,就是我们衡量平台价值的方式。”

这款App的奇怪之处在于它使用了智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而不是前置摄像头。Kakulapati解释说,“不仅仅是分辨率的问题,关键在于对焦,后置摄像头在这方面要好得多。” Cureskin人工智能需要分析毛孔级别的皮肤纹理,以便弄清楚皮肤类型和皮肤敏感度,而且找出皮肤问题。“因为人们会根据我们的结果和建议做出决定,所以我们需要非常高质量、聚焦准确的图片。”

Cureskin背后的深度学习技术原理究竟是什么?

Ramakrishna介绍,“在顶层,我们进行对象检测:就像人、行人和汽车的检测。我们把每一个都当作类和对象来处理,并对此进行检测。”

在底层,其深度学习算法目前在六种皮肤状况下都能够达到皮肤科医生级别的准确程度。该公司的目标是能够诊断至少60种皮肤状况,例如不同类型的皮炎、黑斑病等色素沉着病症等等。

Ramakrishna称,“我们训练神经网络(模仿脑细胞的程序)。有时候,对于一些类别的问题,我们可以把它们结合起来,因为我们需要对它们进行不同的训练。”这里涉及到几种情况:

所以Cureskin尝试了一个模型的组合,其中一个模型只用于检测较小的区域,另一个模型用于检测较大的区域。

这两位谷歌前员工创办AI公司,想搞定六大皮肤问题

图:Cureskin的人工智能能够通过分析智能手机摄像头拍摄的照片检测出六种皮肤状况

Ramakrishna继续说道,尽管深度学习很容易达到70%的准确度,但是要想将这个数字提升到80%至90%,则需要知识、经验、直觉和数据,而“数据”这一项是最为关键的部分。

出于好奇,我亲身试用了一下这款应用程序,它发现我的脸上有黑点,然后推荐了一个价格为2160卢比的护肤产品套装,其中包含三款护肤产品(洗脸产品和舒缓面霜),以及皮肤科医生远程会诊,一个为期八周的皮肤治疗计划,以及一个双周的检查。该公司的两位创始人表示,最低的价格为1800卢比起,如果用户对治疗效果不满意,还有退款保障。

它为什么还没有被克隆?

一个类似的情况是,Alphabet公司主席Eric Schmidt曾经有个构想非常接近于Cureskin的概念,他描述了基于人工智能的皮肤诊断工具,该工具使用机器学习并且以机械般的价格(1美元)获得皮肤科医生众包化的输入。Kakulapati认为Cureskin与Schmidt的愿景完全不同,后者谈论的是数据的获取成本:“我们不是B2B,而是B2C的商业模式,所以直接从用户那里收集数据。”

Cureskin内部有一位皮肤科医生,并对外对接了一些皮肤科医生,他们增加了一个手工筛选层,并在需要时为用户提供支持和处方药。人工智能检测和聊天机器人有助于增加他们可以处理的病人数量,从每天10到20个病人增加到每天400个病人。

这两位谷歌前员工创办AI公司,想搞定六大皮肤问题

图:Cureskin两位创始人RamakrishnaR和Guna Kakulapati,以及他们的团队

就目前而言,Cureskin在这个领域拥有先发优势。我们联系了创业企业数据追踪公司Tracxn,想看看Cureskin是否有市场竞争对手。他们的分析师发来了一份名单,上面列举了十几家沾边的创业公司,但是看起来其中没有一家公司在做和Cureskin同样的事情。Ramakrishna说,“我们使用深度学习技术,因为这是唯一能够在这个医学领域解放人类医生的机器学习算法。”

在进入YCombinator三个月后,Cureskin安卓App的下载量超过5万,而两位创始人面临的挑战是要每周将用户群扩大一倍。他们表示,该应用程序目前每月有2.5万个活跃用户,iOS版也即将上线(但还没有明确的发布日期),该应用程序在印度推出,也可以扩展到其他国家。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工作。当我们做精确的检测时,更多的人开始使用它,这又给了我们更多的数据。”Ramakrishna谈到。

今年早些时候,谷歌表示,它已经训练了一个神经网络,该神经网络在检测皮肤癌方面的表现超过了病理学家。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Kakulapati赞同人工智能在医疗的应用市场:“人工智能让我们可以识别问题的类别以及问题的严重程度。优点有三:第一,方便,手机上就能搞定;第二,持续服务,因为应用程序会不断与你进行交互,不像医生,只会在问诊的过程中对你给予关注;以及成本效益,即使是物理上不可能实现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进行治疗并推广。”

Cureskin也把自身视为一个平台,而应用程序作为一个网关。例如,它可以作为Facebook Messenger机器人启动,也可以与其他平台(例如皮肤诊所和医院)进行集成,病人可以在计算机信息亭中拍照,然后产生皮肤报告。

来自皮肤科医生的意见

班加罗尔的皮肤科医生R Raghunath Reddy对于皮肤护理应用程序是否可靠表达了自己的疑虑:“我确实有保留意见,因为很多皮肤状况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不过他自称并没有用过Cureskin的应用程序。一位金奈的皮肤科医生认为,如果是一个简单的皮肤状况,该应用程序将能够达到目的,不过缺点在于,如果使用不正确,就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恐慌和错误的治疗。

其他的医生则看到了Cureskin的潜力。来自孟买的皮肤科医生Aparna Santhanam参与了多个应用程序的工作,并进行基于问卷的皮肤病诊断,她表示,“关于皮肤科的一个事实是,你可以在没有太多实验室参与的情况下做出诊断。这个特点让它非常适合人工智能。我们可以针对你的病情进行可能的诊断和治疗,并且在底部给出消息,请咨询皮肤科医生。”

当Cureskin说到六种类型的皮肤状况时,Santhanam博士表示,“它们可能在80%的时间里,覆盖了80%的人口。其余的则属于较小的类别。”不过,她补充说,虚拟诊断永远不会像直接触摸皮肤那样准确。

Cureskin皮肤科主任Charu Sharma表示,尽管内部团队会处理人工智能不能处理的皮肤问题,但他们确实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会在病人需要进行身体检查时,建议他们去看皮肤科医生。

Cureskin引导人们得到合格的照料,而不是自我治疗。印度的外用类固醇滥用现象泛滥。 Sharma表示:“在我咨询的每十名患者中,就会有三名患者曾经使用过或者一直在使用这类药物,而且完全没有意识到皮肤受损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类固醇滥用。”

Sharma和Santhanam都表示,外用类固醇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但不能长年累月地使用。我们确保在给出每种方案之前都要进行很好的咨询和询问,并且会跟踪患者的状况,确保我们知道他们何时使用以及何时停止使用这些药物。

<来源:FACTORDAILY;作者:Sriram Sharma;编译:科技行者>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