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网站导航

区块链将为亚洲“无银行账户”群体带来革命性的金融服务

在早期初创阶段,Facebook与谷歌都曾充满了青春朝气与乐观情绪。Facebook公司提出将分散的全球社会整合成一个巨大的社区,而谷歌则誓言以“不作恶”的立场提供一个汇总所有知识的门户网站——且号称免费。

如今,这两家企业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非国家机构,且双方也都面临着公众对其当初承诺的怀疑态度。而作为人们缅怀当初单纯情愫的重要依托,区块链技术表示其能够重燃人们对于这种技术乌托邦愿景的热情。

纵观区块链社区,我们发现其中充斥着反叛者、蠢货、一群骗子以及几家超级巨头。他们被区块链的理念所吸引:构建一套无法被攻破的在线超级数据库,其并非运行在某些企业的中心服务器上,而是存在于全球不计其数的个人计算机当中。

Facebook与谷歌类似,区块链传道者们表示他们希望在短时间内改变整个社会。当然,其中最著名的区块链产物当数比特币。这种众所周知的加密货币希望把人们从一切中央银行的控制当中解放出来。

然而,对于大多数其它令人印象深刻的区块链项目而言(其中大多数尚未正式投入运营),其中一个凭借着大胆的设计思维吸引到了人们的关注。

这就是OmiseGO,通常被简称为OMG。

其缔造者们并没有集中在光鲜的硅谷园区当中,也没有将目光投向迅速崛起的亚洲大国。相反,他们关注的是数亿名甚至连银行账户都没有的民众——包括马尼拉的出租车司机、印度尼西亚的小面馆老板或者缅甸的移民。这家初创企业将他们称为“无银行账户”群体。

区块链将为亚洲“无银行账户”群体带来革命性的金融服务

OmiseGO公司常务董事CVansa Chatikavanij表示,“看看今天的金融系统,看看银行。很明显,只有获得了账户,人们才算跨过了获取金融服务的门槛。”她是来自泰国的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曾工作于世界银行,并在此后投身科技行业。

她表示,“在我看来,轻松交易金钱的能力应该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

OmiseGO公司一直坚持着这样的发展思路。该团队希望建立一个以数字化方式令资金自由流通的世界,这些资产将被存储在区块链之上,可通过智能手机进行访问,并毫不费力地跨国往来。

那些已经习惯了利用种种手机支付工具的民众可能会觉得,这些目标早已实现或者至少指日可待。但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达不到这样的状态。东南亚6亿人口当中有超过70%的比例属于“无银行账户”群体,具体原因包括他们无法提供必要的资金、文件或者状态证明。

目前,数亿人挣扎在这样的困境当中。

新加坡咨询企业毕马威公司的Jan Reinmueller表示,“这种金融服务的门槛使得他们很难克服自己面临的贫困问题,因为他们几乎无法借钱或者存钱。”

然而,这些农民、商人、移民或者工人很可能已经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可以使用聊天应用程序并在Facebook上发布信息。

Reinmueller先生的结论是:这意味着前沿金融科技项目有望“从根本上改变该地区的经济基础”,并成为“不仅仅是经济变革,更将进一步实现真正的社会变革”的关键性推动力。

一部分企业实体可能会抓住这个在亚洲全面发展的机会,但OmiseGO能否成为其中一员还很难断言。

Vansa女士表示,“区块链目前仍然令人生畏。正如互联网刚刚诞生时一样,人们对其保持怀疑态度,且其运作方式看起来非常复杂。”但如果OmiseGO能够取得成功,那么她认为“人们将不需要了解区块链是如何运作的,只要清楚其确实有效即可。”

打破传统概念

以下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这项技术的几种潜在方式。

假设您是200万离开缅甸——亚洲最贫困国家之一——前往东南亚经济支柱泰国工作的移民。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可能拿不出创建银行账户所需要的文件。因此,您会把自己的薪水放在储蓄罐里。您会选择将这笔钱寄给家中的妈妈吗?如果是,那么地下钱庄的经营者会以极高的手续费处理这种跨境资金转移。即使您能够找到合法的渠道,例如通过银行或者电汇,也至少需要承担10%到20%比例的手续费。

区块链技术将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它能够代替银行或者储蓄罐,将资金存放在一套成本低廉的公共网络之上,且该网络在理论上具有等同于银行账户的安全保障。

Vansa女士指出,要将您的账单价值上传至区块链,您可能需要将现金携带至某个特定位置——例如711超市或者专门的ATM机,并对账户进行充值。这笔资金将存在于加密网络之上,且与所有区块链一样,其几乎不可能被破解。

但与银行不同的,区块链分布在数千计算机之上,而非单纯运行在少部分中心服务器内。要破解区块链网络,您必须入侵其中大部分计算设备——其成功的可能性显然相当低。

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您只需要设置一个账号外加密码即可,这种用法类似于Gmail或者Facebook。您不需要向银行证明自己的信用表现。Vansa女士指出,“其入门门槛非常低。您需要的只是一部手机外加互联网链接,再无其它。”

此外,整套区块链运行的软件将类似于货币版本的谷歌翻译。假设您持有的是美元,但资金的接收方更希望获取人民币、菲律宾比索甚至是比特币,那么OmiseGO将能够高效进行现金兑换,并提供您需要的几乎一切主要货币类别。

OmiseGO公司的开发者们表示,假如一位身处曼谷的德国游客打算从曼谷的某位商贩手中购买新鲜椰子,那么她可以拿出自己的电话,划拨自己储蓄的欧元资产,而椰子卖家将自动收取到泰铢,且整个过程不会带来任何高昂的手续费。

OmiseGo公司的创始人为日本前职业滑板运动产品企业家Jun Hasegawa以及来自泰国的金融技术专业人士Ezra “Don”Harinsut。

他们目前已经建立起一支拥有约35位成员的团队。Vansa女士表示,“我可以很自豪地讲,其中有不少女性成员,”且分别来自泰国、日本、波兰、澳大利亚、新加坡以及其它国家。凭借着这一成绩,该团队获得了泰国政府颁发的“年度创业奖”。

不过OmiseGO公司最为人称道的成果可能源自加密技术领域,因为区块链界的一位伟大天才正是该公司的顾问之一。这位出生于俄罗斯的24岁程序员名叫Vitalik Buterin,正是以太坊的幕后策划者。

仅次于比特币,目前以太坊区块链已经创造出500亿美元价值——甚至高于柬埔寨加上老挝两国的GDP总和。

Buterin建立的联盟已经获得了高度关注,OmiseGO公司的市值亦因此快速飙升:目前其市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 在2018年年初的区块链泡沫期,其甚至一度冲过20亿美元。这意味着其项目在价值方面已经超过了泰国部分较为贫穷的省份。

这对于区块链项目而言堪称一项壮举。但尽管该项目确切带来了令人神往的宏大发展愿景以及大量代码,但就目前来讲,其还没有拿出能够实际起效的产品。

而这,也是目前区块链社区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前方的障碍

下面再来泼泼冷水,其中一些涉及区块链的实质性问题。

OmiseGO公司指出,其产品在短时间内还无无法全面运行。(根据其最新发展路线图,用户应该能够在今年年底之前将现金存入软件中的「电子钱包」,但项目的最终开发日期仍未确定。)至于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Vansa女士表示在区块链技术全面覆盖东南亚地区之前,“我打算用四到五年时间推动这个项目。当然,我也希望能早日迎来成果。”

此外,该团队还准备好应对强大的挑战,特别是可能出现的法律阻碍。优步与Airbnb颠覆出租车与酒店行业是一回事,改变人们储蓄与存款的方式则是另一回事——这将直接挑战具有强大政治话语权的银行业的至高地位。

而且这一切假设,都基于他们的概念切实可行——他们自己也已经意识到,智能手机界面对于公众来说可能过于繁琐。或者,也可能出现其它的项目率先抢占了这一市场。

在区块链的世界当中,很多人对OmiseGO公司的目标并不抱太大希望。在被问及成功可能性时,康奈尔大学教授兼加密金融专家Ari Juels表示,其目标“确实堪称雄心勃勃,但在技术上存在挑战性。他们似乎没有规模可观的研究团队或合作伙伴为其提供支持。”

他表示,“因此,目前还不清楚他们要如何实现这样的目标。”

另一位区块链专家,康奈尔大学加密货币与合约博士生Phil Daian则指出,OmiseGO公司拥有“合理的发展思路”,而且“在技术上绝对可行。”(Daian先生指出,他此前曾为OmiseGo提供过短简的咨询,但目前「已经不再与其保持往来关系」。)

Daian先生解释称,“人类已经实现了世界范围内规模价值的全球性交换。”(也就是企业已经能够利用各种不同货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盈利。)“然而,去中心化的方案仍然需要相当大的开销。”

但这种去中心化理念正是OmiseGO以及大多数其它区块链项目的核心诉求。出于对这一理论保持着激进的坚持,该团队表示其甚至不打算构建自主运营的网络。

换句话来说,他们发誓要建立起一套极为复杂且具有革命性的系统,且不加任何引导或控制。

Vansa女士表示,“我们正在建立一套开放的去中心化网络,这基本意味着其不属于任何特定个人。”

她指出,“可以将其想象为互联网本身。没有人拥有互联网,我们认为基础设施需要这种自由的状态。”

他们将处理能力用于验证OmiseGO上出现的数百万笔小额交易:出租车费、租金、跨境向家中汇款等等。

作为回报,各独立运营者将从每笔交易中提取一小部分费用——根据OmiseGO提供的数据,这一比例微不足道,且远低于目前的外汇兑换成本。目前尚不清楚“微不足道”到底是怎样的概念。但他们的希望是,这套无人拥有的网络无需征收大量的清算费用或服务费,而是像股权公司一样为全体投资者提供回报。但这种方式需要强大技术的支持,因为希望帮助运营网络的人们不仅需要计算机硬件,还得提供一些抵押品——不是美元或者任何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而是OmiseGO公司创造的、名为OMG的数字代币。

这些代币——或者说代码行——已经真正拥有价值。最近几个月,OMG代币的价格7美元到18美元之间浮动,而且相当一部分投资者对其相当看好。他们预测,只要OmiseGO能够实现平仓,该代币就将迎来价值上涨。(去年这个时候,OMG代币的单位价格还不足1美元。)

根据Vansa女士的说法,日常使用该平台的人们并不需要了解这些细节。他们只需要清楚自己的钱是安全的,且能够以低于银行的费用进行储蓄以及转移。

Vansa女士指出,“对于日常用户而言,转账的费率应该保持在极低水平。因为这是一项基本人权。如果我们在国外工作,那么辛苦所得在汇款时被收取20%到30%的手续费显然没有公平性可言。”

那么,这家初创企业为什么要创建这一套网络?

Vansa女士表示,“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我们希望能够脱颖而出——向公众开放基础设施将有望改变现有游戏规则。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令人兴奋的是,竞争将不可避免……但首先建立这一新秩序的公司永远代表着一种巨大的进步。”

以免费方式创造任何事物,特别是庞大的数字基础设施,无疑会让华尔街蒙羞。但在区块链的世界中,这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思路。

Juels先生表示,“大家并不需要能够完全拥有某些东西来从中获利。”他指出,比特币的神秘创造者肯定拥有着由此带来的巨大财富,但他并非相关区块链的所有者。他或者她只需要松一口气,看着自己手中的代币快速增值并享受由此带来的财富即可。

几乎一切去中心化区块链项目都打着同样的旗号,即实现民众生活民主化以及去公司化。然而,Juels先生警告称,他“对这种空间利他主义不感兴趣。”

但在另一方面,OmiseGO公司则是利他主义阵营中的坚定支持者。不同于那些发迹于2000年代中期并努力以广告宣传牟利的硅谷巨头,OmiseGO公司的工作人员正谈论如何将亚洲的穷人从银行家及无良的放债者手中解放出来。当然,他们能否实现这一伟大愿景仍是未知之数。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