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网站导航

边缘计算产业链现雏形 邬贺铨十问引发思考

如果需要点评2018年通信业界的关键词,边缘计算一定是榜上有名,在5G呼之欲出的趋势下,无论是电信运营商、硬件厂商还是互联网企业,几乎开口必提边缘计算,边缘计算之于5G以及各垂直行业的影响可以在“2018边缘计算技术峰会”上领略一二。

2018年10月30日,由中国通信学会和中国移动联合主办的“2018边缘计算技术峰会”在京举行。据主办方介绍,峰会获得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联盟(AII)、SDN/NFV产业联盟、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C)等机构及组织的响应和支持。各方的专家学者以及互联网界、工业界、电信界的近400名代表集聚一堂,共同探讨边缘计算产业生态的构建和协同发展。

主管部门给出三点建议

与以往几代移动通信技术不同,5G将通过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将移动通信技术所服务的范围扩展至为万物互联,作为面向5G网络的服务契机,移动边缘计算将传统电信蜂窝网络与互联网业务进行深度融合,改变了传统无线通信系统中网络与业务分离的状态。

“首先通过将业务平台下沉到更加靠近用户的网络边缘,可以进一步提高网络效率,增强服务能力,提供近距离超低延迟,高带宽的用户体验。同时通过电信云与IT云的对接,移动边缘计算可以提供无线网络信息,实时访问以未知识别为特征的创新服务平台,为移动边缘计算的创新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也给电信运营商运营模式带来的全新变革,并建立新兴的产业链和网络生态圈。”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刘郁林在与会期间谈及了对边缘计算的理解。

边缘计算产业链现雏形 邬贺铨十问引发思考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刘郁林

据其介绍,目前,全球产业链正在积极推进MEC移动边缘计算的标准技术和应用的发展,希望MEC成为开放的平台,支持不同方案及产品的集成融合,促进业务创新,3GPP等国际化组织正在进行对MEC的研究,加快推进网络化标准化的工作。同时,我国也高度重视MEC产业的发展,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已经针对5G边缘计算架构以及系统等启动相关标准研究工作,电信企业也都在积极开展MEC相关技术研究和应用探索。

在过去的两年中,MEC技术在取得进展的同时,也在推进过程中面临着一些问题。作为一项新兴技术,MEC不仅是一个网络边缘虚拟化技术平台,还涉及整体网络架构、第三方运营部署、移动能力、网络开放等多个方面,从网络架构来看,边缘计算要求网络在转发控制,网络能力开放,计费能力以及可拓展的方面进一步增强;从网络部署运营方面来看,在部署同等控制及不同秩序的传统网络兼容性问题,也有待进一步解决。所以,刘郁林也在发言中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加快技术与产品研发进度,通过国家专项产业基金和社会资本等多渠道投资加大支持和引导,着力促进技术研发,设备生产网络应用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协同,不断推进MEC技术的发展和设备的成熟。二是加大应用示范推进力度。目前MEC技术研究已经取得了系列的成果,应用推广已逐步开展,希望产业界以典型应用为切入点,探索MEC典型商业模式,挖掘新机会和新应用点,以示范应用带动整个技术的成熟和产业化的发展。三是建立完善的标准体系。国内外产业界相关企业和研究单位,需加强沟通交流深化合作,凝聚共识,统筹标准,研发应用,实现产业化与标准化的优先衔接,推动形成标准的可商用MEC行业解决方案,将相关研究成果回溯技术标准组织,促进行业技术准的融合发展。

中国移动的思考和举措

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作为主办单位的代表发布了主旨演讲,他指出,作为网络与工业相结合的桥梁,边缘计算的发展可以为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支撑,促进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第三方数据显示,到2020年将有500亿的终端和设备联网,其中有超过50%的数据在网络边缘侧进行分析处理和存储。边缘计算的市场规模,可以达到万亿级,边缘计算涉及从芯片、网络设备、云平台到行业应用的一整条产业生态。

边缘计算产业链现雏形 邬贺铨十问引发思考

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

随着对边缘计算研究和实践的深入,中国移动对边缘计算形成了三个方面的思考和认识。一是边缘计算需要构建完整产业生态,需要整个社会相关产业行业的深度参与。二是边缘计算需要与云计算协同发展,呼吁产业界在发展边缘计算产业的同时,加强边缘计算与云计算的协同发展。三是边缘计算是未来边缘智能的基础,需要加快边缘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结合,推动网络智能从中心向边缘延伸。

中国移动的思考也在此次峰会期间得到了反馈。中国移动边缘计算开放实验室在峰会当天宣布正式成立。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与百度、腾讯、阿里、华为、中兴、联想、浪潮、Intel、英伟达、恩智浦等合作伙伴领导代表一起为边缘计算开放实验室的成立揭牌。

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张同须院长与合作伙伴领导代表共同参加了开放实验室入驻仪式,宣布目前已加入的34家合作伙伴正式入驻。这34家合作伙伴来自产业各方,包括以华为、Intel、恩智浦等为代表的18家基础平台类合作伙伴和以腾讯、阿里、百度等为代表的16家行业类合作伙伴。

在本次大会上,为了促进协作,推动边缘计算全面成熟,邬贺铨、李正茂、刘韵洁、余少华、田溯宁、张新生 、蒋林涛、刘华鲁、陈山枝、温向明、张平、张宏科、潘锋、杨志强等14位业界专家学者联合发起了“关于共同推进边缘计算技术与产业繁荣发展的倡议”,到场专家现场签署了该倡议。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代表专家团队宣读了倡议,提出:一是搭建平台,凝聚共识,加强协作。二是明晰架构,促进标准,构建能力。三是挖掘需求,丰富场景,应用创新。四是开源开放,繁荣生态,共同发展。

邬贺铨十问边缘计算

作为推进边缘计算技术与产业繁荣发展的倡议的专家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对边缘计算有着更加深入的思考。他谦虚地表示:“虽然边缘计算很热,但是我学习得不够,边缘计算技术应该是一个体系,我对这个体系目前的了解只是边缘,根本没有进入到核心,很多东西不太清楚,所以我提出十问。”

边缘计算产业链现雏形 邬贺铨十问引发思考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

第一,5GMEC应该下沉到什么位置?边缘计算放在DU?还是CU?还是放在核心网?显然靠近底下反应越快,数量越多,放在什么位置是值得研究的。第二,计算能力是一级设置还是多级设置?在采用MEC的前提下,还要不要同时设置云计算?在云计算和MEC之间是否需要设置雾计算?一个云计算节点联接的移动边缘计算(或雾计算)节点的合理数量是多少?

第三,计算能力如何在云计算与边缘计算间优化配置?计算能力的分割是固定的还是可动态调整的?MEC需要向云计算节点上报过滤后的数据。云计算节点需要向MEC下发指令,除此之外两者间的通信还应有什么任务?第四,MEC间通过云计算节点互通还是直接通信?同样是边缘计算节点,它们之间要不要互通,或者说必须间接互通?

第五,边缘计算需要有IaaS/PaaS/SaaS等服务能力吗?假如通过边缘计算增强人脸识别能力,边缘计算至少具备PaaS的功能,还需要可能具有一些视频转码的功能就是SaaS,有可能需要DaaS(数据即服务)的功能,边缘计算是不是都这么全?到底需要有几层,值得研究。第六,边缘计算需要同时具备接入、转发和控制云能力吗?如果说边缘计算是放在CU,它要集中管理好多DU,是否也应该具有控制云的能力?

第七,MEC应该与网络切片结合吗?网络切片是5G最基本的一个特征,边缘计算要不要结合?第八,位于C-RAN的MEC需要按业务来配置吗?不同的边缘计算对应不同的应用,有对应移动大数据,有对应大连接的,还有对应社会与互联网数据的。在这种情况下,边缘计算是按业务来配置的,将来的边缘计算也是这样吗?

第九,MEC是独立设置还是应与其他功能集成?基站的边缘计算首先进行大数据的收集采集,同时实现加密,在对大数据进行消化后,它回送网络数据链应该是减少的,也就意味着对数据过滤,为了过滤,它可能需要缓存,所以,边缘计算会跟缓存数据采集,数据分析,过滤,计算能力集中在一起,边缘计算绝不是单一的计算能力。第十,MEC的功能需要软件定义吗?MEC可仿照NFV实现软件定义,允许跨过多厂家的MEC平台有效与无缝集成来自厂商、服务提供商和第三方的应用,MEC的功能会开放吗?如果开放就要有接入权限管理。

“对MEC的思考还不止这些。诸如MEC的引入会减轻云计算对数据分析的压力,但数据过滤的准确性需要保证。MEC的引入将增加传输时延,且还可能包含缓存功能,uRLLC还等使用MEC吗?MEC的管理是由控制面还是由管理面来实施?”邬贺铨说,“上面是我说不懂的内容,期待大家在会上给予解答。”

诚然,边缘计算还处于技术与产业发展的初期,虽然此次峰会为构建开放共赢的边缘计算产业生态打开了新的篇章,但离上述问题的解决抑或是整个MEC产业的发展,还只是一个开端,MEC产业的发展任重道远。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